您的位置: 衡水信息港 > 故事

玄天战尊 657.第六百五十七章一人足矣!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8:25

玄天战尊 657.第六百五十七章一人足矣!

“韩师弟又要出手了么?”

“他这是要替我们报仇!”

“我华天门的弟子终于可以不在受气了!”

“有韩师弟在,看谁敢来犯!”

华天门的修者,一个个挺直了腰杆,话语之间,豪气干云,在也没有了之前的那般悲壮及无奈!

“你还想怎么样!”吴焘脸庞一阵抽搐,缓缓的转过身,竟然稳住那抹怒火,说道。

“我说过,但凡犯我华天门的人,必将为此付出代价!”韩宇嘴角掀起一抹冰冷的弧度,一字一句的说道。

“在这里本就算弱肉强食,一切皆为利,你何必将此事闹僵。”吴焘眸光阴沉,意有所指的说道,“你实力虽然不弱,可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我灵隐门可是还有着一位六道天府境的修者在此,不日便可一举踏入七道天府境,若是我们联手,你可讨不了好。”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韩宇眉头一扬,说道。

“这只是警告,免得你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事情。”吴焘眸光一转掠过天际,喝道,“薛陨兄,你何必如此匆忙的离开了。”

“呵呵,现在天色也不晚了,露寒雾重,也不便多滞留。”薛陨停下身形,淡淡一笑,说道。

“月城风云际会,你我一路同行,想必会少许多麻烦。”吴焘意有所指的说道。

“那我等吴兄片刻!”薛陨也不离开,身形停滞于原地,却也不上前,俨然一副在旁看戏的模样。

韩宇瞅了瞅吴焘,冷冷一笑,“要以此威慑我么?这震慑力,可是还远远不够啊!”

吴焘这举动的意思在也明白不过,若是韩宇愣要动手,他便将联合天雷门出手。

“怎么,你真要撕破脸皮?”吴焘皱眉道。

“杀了我华天门的弟子,便将为此付出代价。”韩宇也不多言,眸光一凝,旋即身形一晃,便向着灵隐门的修者掠去。

刷!

凌厉的剑芒斩下

玄天战尊  657.第六百五十七章一人足矣!

,夜空之中掀起一片赤红的光幕,一股可怕的波动倾覆而下,使得灵隐门的修者,身形一颤露出满脸惊慌,谁也没有现在,这青年竟然如此,狂猛一言不合,便持剑杀来。

“狂妄的家伙,难道你还以为能如杀天雷门修者,那样全身而退么?”吴焘眸光一沉,猛然挥手示意。

呼!

霎时,灵隐门的修者眸露凶光,磅礴的精力波动弥漫开来,气势滔天,一道道凌厉的攻击,仿若暴风雨一般,便向着那持剑杀来的青年倾覆而下,似要将之湮灭。

刷刷!

吴焘法剑引动,一柄丈二长剑,斩裂天际,犹如擎天巨刃,趁势斩下,丝毫都不给韩宇喘息的机会,他要一举将之斩杀,连反击的机会都不给予后者。

“吴焘,若我韩师弟,有何三长两短,你今天必死!”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人措手不及,林飞也是眸光一沉,当下冷哼一道。

呼!

话语落下,林飞手掌一番,一杆长枪出现在手,散发着古老的气息波动,磅礴的元气随之迸发而出,七道天府境气势瞬息完全催动开来,那可怕的气势,蔓延开来,让人心生畏惧。

“我们动手!”李岱山等人眸光也是阴森不已,元气涌动,战意凛然,手掌一翻,各自亮出兵刃,便打算放手一搏!

虽说韩宇现在实力不弱,可是灵隐门二十余名修者同时出手,气势之强,就连六道天府境的修者,都不敢与之硬憾,何况还有那神虚大成境的吴焘在一侧,岂是常人可与之匹敌的?

“薛师兄,我们要不要帮灵隐门?”天雷门一位四道天府境的修者,紧了紧手掌,有些狂热的说道。

“不要轻举妄动。”薛陨眸光一沉,凝视虚空,说道,“这小子实力不弱,加上有着林飞在侧我们就算出手也难以将之斩杀,为此犯险,不值。”

见到薛陨如此说,天雷门几位修者,略露疑惑,不过,细细想来,若是无法将此人斩杀,到时只是杀了几个普通弟子,却把自己给搭上去了的确有些不值。

这般想着,几位蠢蠢欲动的修者,不由有些佩服薛陨,在先前受到了如此耻辱还能保持一分理智,可不简单啊!

“不知这小子,能抵挡灵隐门这狂暴一击么?”甩了甩头,天雷门的几位修者,眉头一弯,不由瞅向前方虚空,眸中有着一丝期许涌现。

在前方,漫天的攻击笼罩而下,几乎覆盖了韩宇周身十丈,使得避无可避,这等狂暴的攻击,可不是常人可以抵挡的了的啊!

虽说此时华天门的修者,也是为之动色,准备出手,却由于身在远处,难以顷刻力及。

若是韩宇无法抵挡这一击,必将重伤,若是如此,他们也不介意痛打落水狗,一雪前耻。

“林师兄,你们毋须插手,对付这些人,我一人足以!”韩宇淡淡的瞅了一眼,那满脸倾覆而下的攻击,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喝道。

“你一人能抵挡…?”

林飞略露惊诧,这可是二十余名高价修者,加上一名神虚大成的强者全力出击,这等实力,就连他都不敢小觑啊!

“大言不惭!”

见到韩宇出言喝止林飞等人的支援,吴焘冷喝一声,旋即阴森一笑,磅礴的精神力豪不留余地的,向着那道滔天的巨刃倾注而入,使之气势在添几分。

吴焘似乎是因为没有了林飞这个后顾之忧,他打算趁此,一击将韩宇斩杀!

刷!

在林飞及华天门修者,略作迟疑之际,冯冬等人也是豪不留余地的出手。

这可是天赐良机,若不是韩宇喝止,华天门的修者,定然会紧随出手,给他们造成不小的压力,所以灵隐门的修者,适才都没有倾注全力,还留了几分气力应敌,华天门的修者虽然只是略作迟疑,这一丝迟疑,他们却已经足以斩杀韩宇了。

“唉!”

感受着灵隐门修者那攻击气势骤然暴涨,林飞等人都是不由叹息了口气,现在他们一丝迟疑,已经失去了先机,就算出手援救也是无济于事了。

刷!

灵隐门那些修者打着什么心思,韩宇神色凛然,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旋即手中穹炎剑一转,那剑光掠过天际,赫然和吴焘那道犹如擎天巨刃的攻击猛然相交。

轰!

巨响传出,好像惊雷炸响,吴焘那气势凌人的攻击,被一举击溃,那炙热无比的剑芒也是随之溃散,化为炙热的火流席卷开来,掀起一片元气波动。

“能抵挡我这一击,倒是有些几分实力!”吴焘眸露惊诧,旋即冷笑道,“虽然抵挡了我这一击,可接下来,我门下二十余名修者的全力出击,我到要看看你如何接下来!”

吴焘满脸阴森的盯着,那漫天攻击下的青年,手诀引动一柄气势凌人的法剑悬浮身前,剑气吞吐,跃跃欲试,瞧那模样俨然是打算,在韩宇受伤之时,趁此给予致命一击。

“他能抵挡下来么?”漫天的攻击倾覆而下,华天门的修者,都是不由捏了把汗。

“去死吧!”

冯冬等人狰狞一笑,徒然大喝一声。

嗡!

只见前方光芒暴涨,好像烟花暴涨,绚丽的光芒附近天际完全将韩宇湮灭于其中,一股可怕的气息弥漫四周。

“这一击,可以取其性命吧!”天雷门的修者呢喃自语。

“这小子可没有这么简单。”薛陨眸光一凝,淡淡的说道,“你们还是给我悠着点。”虽然他也无比的希望那青年就此殒落,可一股直觉告诉他,此人绝没有这么简单。

“人多的确力量大啊!”感受着那倾覆而下的可怕波动,韩宇也是不由深深的感慨,只是他嘴角间,却有着一抹诡异的弧度,轻笑道,“可惜,这力量终究无法叠加。”

给我破!

青年嘴角缓缓开阖,一道冷喝声倾吐而出,压过漫天音爆之声,响彻于天际。

呼!

只见韩宇手掌一翻,虚空诡异蠕动,气息溃散,一柄巨大的旗幡徒然出现在手。

旗幡形似古朴,旗杆足有丈二之长,幡面丈许宽广,刻篆着极其精奥晦涩的符篆铭文,散发着一股晦涩的波动,方一出现在空,便迎风招展,掀起一股可怕的风暴。

呼!

韩宇手持封天摄元幡,猛然一挥,旗幡拂动,在虚空猎猎作响,一片猛烈的元气风暴肆虐开来,漫天倾覆而下的攻击,徒然一颤,在这风暴之下,气势锐减。

“这是什么宝物?”

“好恐怖的气势!”

冯冬等人心神一颤,满脸惊骇的盯着韩宇,在后者手中蓦然出现的旗幡中,他们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被抵挡了下来?”见到那原本应该将韩宇一举湮灭的攻击,徒然溃散,吴焘心头咯噔一跳,也是露出满脸惊诧。

神识扫视之下,透过那漫天风暴,赫然发现了一面巨大的旗幡正散发着,可怕的气势。

“这旗幡非凡物啊!”吴焘眼角抽动,抿了抿嘴唇呢喃道。

“被抵挡下来么?”薛陨眸光一凝,也是发现了不对。

“这小子,真是命大!”天雷门的修者,都是不由皱了皱眉,呢喃道。

虽说他们相距甚远,加上漫天爆炸开来的绚丽光幕,将韩宇紧紧笼罩,难以看清里面的画面,可从灵隐门那些修者脸上所露出的表情,他们也可猜得一二。

“你们玩够了,这下该我动手了吧!”韩宇缓缓抬头,眸光扫视前方,嘴角赫然掀起一抹冷笑。

封天!

冷喝声落下,韩宇手中旗幡之上,一个个精奥的符篆徒然光芒暴涨,一股诡异的气息波动迸发而出,宛若瘟疫一般顷刻蔓延开来,似要笼罩天地。

邯郸治疗癫痫病费用
邯郸治疗癫痫病医院
邯郸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邯郸癫痫病
邯郸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