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衡水信息港 > 旅游

新旧的交火审美的春天

发布时间:2019-06-10 04:04:35

新旧的交火,审美的春天

在苏珊·桑塔格即将出版的《苏珊·桑塔格谈话录》(姚君伟译,译林出版社2015年6月出版)中,有一个虽不新鲜但还算惊人的论断,她说:“文学要么成为与电视竞争的粗俗娱乐工具,要么成为一门艺术并因此只拥有有限的读者。”这种文学的挽歌不止一次响起,正如我们常常陷入到对旧事物的缅怀情绪中一样,譬如对有轨电车、报纸等等,缅着缅着它们就真的消失了。也许文学消失还是一种耸言听闻的说法,但确实我们对纯粹而单纯文学美的文字,越来越不待见了。娱乐工具或者更少的读者,这都不是难以启齿的问题,问题是我们正在背离文学的原义,甚至将之彻底当成一桩与当代、与现实世界无关的学科。

前不久,我们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为北京孔庙国子监博物馆的题字,又引来了一轮社会舆论对名人题词的讨论。有评论者认为,“权力者和名人通过题写彰显了权力、实现了永恒、涂抹上文化胭脂也收获了可观的财富”。也许莫言们没想到那么多,但以题字来获得迈入更高级殿堂的敲门砖,以及在更遥远的未来永垂不朽是不言自明的一层含义。以莫言来说,他通过诺贝尔文学奖加冕,为自己赢来在中国政治和中国人看来无比重要的头衔,以此获得了“题字权”,而所谓“题字权”也彰显着这位原本靠笔写作的作家获得了更崇高更具实际意义的权力。

我们一方面急着送走所谓的旧事物,另一方面也正在以一种匆匆的表情迫切地迎接新鲜的招数和审美。在刚刚开幕的第68届戛纳电影节上,中国人再次成为一场事先张扬的喧嚣事件的主角。也许对于戛纳来说,根本不在乎甚至不知道几位美丽的中国人发生了什么,但一众女星争宠斗艳且还强词夺理般地声称“不要放弃,不服输”。所以今日之范冰冰当然可以嘲笑张馨予的捉襟见肘,但今日之张馨予与昨日的你们口口声声的范爷又有多大区别呢?“蹭红毯”应该成为我们的年度审美领域关键词,它非常恰当地体现了通过明星演绎出来的大众审美。

审美上的不自信和文化上的孱弱是一体的,比如我们还会惦念此次戛纳电影节上侯孝贤和贾樟柯的表现,关注他们能否“摘得金棕榈”,这种期盼相信在二位在国际电影节上早就如履平地的导演身上并不会出现,但媒体和其他电影人、评论者还处于相当紧张的阶段。越缺少、越需要,这需要感当然可以解读成一种我们自身不足的景象。

新旧事物交火,这其实不是什么坏事,就算过程中不断地暴露出恶劣的、令人呕吐的现象,那实际上也应该看成是某种审美产物。有争议和交火才是诞生真正新鲜事物的时机,也是催生进步的环境。交火远比合谋交媾更有朝气。对于观众来说,让我们看一看华人女星在国外红地毯上的现眼或者霸气,这当然比一味地灌输给我们样板更合理。看吧,有狗血才是审美领域的春天。如果抛开审美意义单纯地从现实角度来说,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会发现今天讨论的女星头上的一朵花美不美、红绿搭配土不土等等都没有任何意义,它的意义是让我们有了谈资,有了抒发生活中憋了太久的积怨的机会。

脂肪瘤病因
黏膜银屑病
科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