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衡水信息港 > 历史

将门媳 百五十九章 小乖乖

发布时间:2020-01-16 22:03:59

将门媳 百五十九章 小乖乖

云瑶脚步顿了一下,将碗递给门外的丫鬟,反身又回来了。

凤萧懒懒躺在榻上,她默不作声扶起凤萧,丫鬟端进来了一盆水,云瑶将手里的帕子在水里揉了揉拧得半干,屋中只有他们两人,云瑶帮他将衣裳脱掉,然后为他擦洗身上。

屋中静静燃着香,血腥气混着香气,竟然有一种诡异的味道,二人心中有话,一时心情沉重,云瑶轻轻帮他擦拭肩膀上的血迹,凤萧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你不信任我”,他又说道。

云瑶试着动了一下胳膊,手腕被他紧紧握着,她又怕他动作大撕裂了伤口,之后不再挣扎,只是说道:“你先松开我,小心伤口。”

凤萧凝视着她,说道:“云瑶,我们是夫妻。”

他终于松开了手,云瑶换了只手继续为他擦,一边说道:“我只是不想让你烦心,娘留给我的那个包,我看出了一点蹊跷,但我爹娘毕竟是那样的身份,和你站在对立面,若是这个包涉及到什么要命的东西,你是你又该怎么做?不说我不信任你,我只是担心别人知道你知道,那样你可能会有危险。”

话虽然拗口,但是凤萧也立刻明白了,有时候不知道才是安全的,这样才不会露出一点蛛丝马迹。

他张口欲说话,云瑶拍了他一下示意他转一下身,凤萧听话地转身趴下来,布巾带着微微凉意擦过后背,凤萧闷闷地说道:“可是这些你都不和我说,云瑶,我并不是读心人,你想的什么,我不知道,所以你要告诉我。”

云瑶有些讶异,嚣张不羁如凤萧,什么时候说话也能这么幽怨委屈,她好好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很过分,真的哪里做的让他不舒服了。

“而且娘子心里有事都不为我做好吃的了,嘴馋。”

云瑶没好气拿帕子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念及他身上的伤,只是轻轻一下,谁知道凤萧忽然一声痛呼。

云瑶顿时吓得手一抖,仔细一看,后背有些红痕,但是并不严重,她伸手触了一下,凤萧嘶了一声,“那里好像撞在哪里了。”

“你到底是去做什么了?”她一边敷药一边心疼地问道,“肩上的伤是剑,这是掌吧?”

凤萧随着她擦药的动作低声哼哼,哼哼着说道:“回来的路上被追杀了。”

云瑶手一顿,“你带了多少侍卫?”

“十个。”

她咬牙戳了他一指头,凤萧捂着脑门说道:“人多了怕被发现。”

“可是这还不是被发现了?”

凤萧看她动了真怒,连忙说道:“这是一次,这种暗地里你来我往的把戏我也腻味了,西戎战事将结,但是南边也不安稳,我想着带兵出征,总比闷在这里暗地里使坏更痛快点。”

要上战场?云瑶敷完了药,又帮他解开发,拿梳子细细梳了,他身上的伤不能沐浴,但是头发上还沾着灰尘草屑,看起来万分狼狈。

凤萧想和她说话,所以遣走了丫鬟们,可又舍不得她做丫鬟们做的事,于是说道:“你叫小巧进来吧。”

云瑶帮他将头发梳顺了,这才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上战场?”

凤萧背对着她,当然看不见这个白眼,闻言回答道:“快三个月,慢则超不过半年。”

他们成亲到现在,凤萧几乎没闲过,成亲第三日便奔赴西戎边境查询关于通敌的事情,刚回来赶上云娘去世云天问失踪,这又三个月便要上战场,云瑶就算心中清楚他这是做正事,也不免心中不满,扶他坐正了说道:“那你去吧。”

说罢便喊了小巧进来。

凤萧想要哄哄她,但是小巧就在旁边,他又不好说上战场如何如何,只好拿眼神巴巴地望着云瑶。

偏偏云瑶又背对着他倚着枕头在翻书,凤萧的一番“媚眼”全都抛空,只好干咳了一声说道:“小巧,你端水出去。”

小巧拭干净了桌面上洒出来的水,端水出去了。

凤萧起身往床边走去。

“云瑶,瑶儿?小乖乖?”

说到这里自己先打了个哆嗦,酸的浑身汗毛直竖。

云瑶背对着他撇了一下唇,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翻看手里的书。(未完待续。)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泰成逸园分院地点
蚌埠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广东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厦门白癜风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