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衡水信息港 > 历史

调查中国苗猪之乡一个猪圈半栏空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1:39

调查中国苗猪之乡:一个猪圈半栏空

“中国苗猪之乡”的酸甜苦辣 为什么猪肉越来越贵?为什么猪肉越来越少?当你来到素有“中国苗猪之乡”美称的江苏省如东县看一看农民养猪的现状、听一听他们的酸甜苦辣时,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老农:从前养猪盖洋楼如今养猪两手空 近日在如东县的养猪大镇岔河镇金河村农民林爱均家里看到,三个大猪圈里只有两只母猪和10余只猪崽,显得空荡荡的。“母猪和苗猪都没了,猪肉能不涨价吗?”61岁的老林话不多,但一针见血,从他的眼神里你看到更多的是迷茫和无奈。 老林记得很清楚,他们家是从1970年开始饲养母猪和苗猪的,尽管当时还有很多限制,但当地“富不忘读书,穷不忘养猪”的传统使不少家庭半明半暗地养殖着,干部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如东县成为全国有名的“苗猪之乡”,苗猪销往全国20多个省区,远的到了新疆。 “过去养猪还是能赚钱的,这几年基本上不赚钱,甚至亏本了。”老林靠着每年养几头母猪和百余头苗猪,先后给两个儿子盖了小洋楼,看起来一点不比城里的别墅差。“2006年我和老伴只养了三头母猪,卖了70多个苗猪,基本上没挣什么钱,瞎忙一年两手空。去年底,又淘汰了一只母猪,猪栏空了大半了。现在行情好,但没有猪可卖了。” “许多人都清栏了。再这样下去,猪就不能养了,国家也该管一管了。”老林说,去年饲料拼命地涨价,猪病也不断,而猪价却一个劲地下跌,养得心里发慌。“两个儿子和儿媳都坚决不愿养猪,宁愿在工厂里打工,收入比养猪稳定,有时还高些。” 如东县家畜改良站站长王爱华认为,目前养猪的成本太高,如饲料约0.8元/斤,三斤饲料还不能长一斤肉,再加上越来越贵的药品,而去年一斤肉猪只能卖四元左右,养猪成了亏本买卖。 大户:三年亏了40万再养无钱又担心 大多数的养猪农民都像老林一样,挣钱不多,亏损不大。但岔河镇启秀村的养猪大户卢秀梅就没有老林那么幸运了。这两年亏了40多万元,把多年的积蓄都砸进去了,还欠了一屁股外债,银行也不愿贷款了。 在卢秀梅的养猪场里看到,250头肉猪显然装不满这个能养1000头猪的养殖场,而她的另外一个养猪场完全空着:“想再买500头苗猪养,一是没钱,二是担心。” 卢秀梅接手了别人的一个养猪场,自己又花近30万元新建了一个养猪场。2004年买来1000头苗猪,准备当个养猪大户,也为苗猪之乡做一点贡献。但因经验不足,一起步饲料和药品就开始涨价,猪肉却降价,结果每头猪出栏时亏了200元,共亏了20万元左右。2005年,因资金紧张,以每头200多元的低价从邻近的沭阳县买来了500头苗猪,只过了10来天,一场大病,但500头苗猪就没有几头活下来,又亏了20万元。 “2006年,我请了一名大学生帮助自己养猪,每个月发1500元的工资,又新抓了250头苗猪,但饲料价格大涨,到年底肉猪价格只有2.1元/公斤,因为成本太高,也没赚到钱,但亏的不多。”卢秀梅说,“今年行情好,但养的不多,主要是靠新养的16头母猪生小猪,今年不会亏本,好坏就看明年了。” 从数字上也可以看出养猪业的日益下滑。前几年如东县有母猪16万头,年产苗猪和肉猪100多万头。去年有母猪12万头,产苗猪和肉猪90万头,今年存栏只有79万头,其中母猪10万头。 基层提出新建议呼唤养猪好政策 母猪和苗猪存栏的不断减少引起了当地农业部门的重视。政府采取改良品种、加强防疫、建立苗猪交易市场、发展苗猪经纪人、扩大市场销售等办法刺激养猪业,但效果不太明显。 “关键要有保障养殖户收益的政策和措施,现在国家出台政策给养殖母猪补贴是个好的信号,但这远远不够,只是个开始。” 如东县农业局局长严永春认为,随着城乡居民收入的不断增长,国内猪肉消费呈增长趋势。据有关部门统计,今年1至4月,农村居民猪肉消费同比增长15%。但同时,因饲料价格上涨,养殖户成本上升,养殖利润减少,养殖总量下降,导致供需矛盾失衡,这波猪肉价格大涨是市场对去年猪肉价格低迷的报复性上涨,是市场自我调节的必然反应,启示政府必须尽快建立生猪产销“抗风险机制”,确保养殖户的成本效益及合理收益,否则难以走出“猪贱伤农”的怪圈。 在采访中,广大养殖户和基层领导干部纷纷提出建议,呼唤国家出台政策: 一要确立生猪保护价,建立生猪养殖的合理利润机制,预防价格风险。 目前,生猪饲养和销售很像以前的粮食收购,陷入“多了贱、少了贵”的怪圈。2006年上半年,生猪市场价格持续低迷,5月生猪价格跌入谷,为每公斤六元左右,养猪业严重亏损。加上不少内地市场从生猪收购到屠宰,再到市场销售,中间环节多,费用高,养猪户利润空间更薄。 二要建立防疫风险机制,确保猪肉质量安全。 去年以来,一些地方多次发生猪热病,全国猪源出现短缺,存栏下降。生猪在饲养过程中,极易发生多种疾病,花费高,疾病治疗及生猪病死的一切成本一直由养殖户自己承担,不少养殖户因生猪病死而血本无归。 因此,政府应建立生猪养殖防疫病风险机制,给养殖户一定的生猪病死补贴,既减少养殖户的损失,也保障猪肉质量安全。同时,要完善防疫队伍,给相关人员合理的待遇,促进防疫,减少猪病的发生。 三是建立规模化养殖场,防止效益风险。 去年以来,作为主要饲料原料的玉米价格持续攀升,到今年5月份已达到每公斤1.6元,比上年同期上涨16%左右。据调查,出栏一头肥猪,仅饲料成本就比去年同期增加四五十元。饲料涨价,养殖成本增加,养猪比较效益低下,农户生猪饲养量减少。由于农户分散式的养猪基本上无利可图,养猪的农户大大减少;再加上越来越多的人外出打工,农村那种“富不丢书,穷莫丢猪”的传统被打破,养猪已成了养猪场及大户的专业化生产行为。从整个农业的发展角度看,应统一规划建立大规模的生猪养殖场,扩大养殖规模,降低养殖成本,提高养殖效益,从而防止风险。 四是建立城乡低收入者补贴机制,政府慎用干预措施。 猪肉价格上涨,一部分城乡低收入者利益严重受损。因此,政府要尽快建立城乡低收入者补贴机制,使其生活质量不因猪肉涨价而大幅下降。但政府应慎用价格干预措施,以免挫伤养殖户的积极性,影响生猪正常生产,也不利于市场机制发育,甚至可能导致新一轮的“短缺涨价”。

百度品牌推广与百度品牌起跑线的区别你知道吗
如何微信小程序开发
微信小程序的优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