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衡水信息港 > 教育

自媒体们热情拥抱视频脱口秀7z

发布时间:2019-07-12 21:33:54

徐佳 王思齐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学者魏武挥认为,进入互联时代,很多具有才华和个性却由于各种原因并不能登上电视平台的人,借助互联平台,他们的生产和创造能力得以爆发。而自媒体人想在商业上获得成功,必须从自媒体运营转型为利用社群平台,否则难以获得商业成功。

财经:这波出来的互联脱口秀,大多以知识类为主,不同于周立波、王自健那种逗笑类的脱口秀,为什么知识类的成为趋势?视频站什么时候成了白癜风吃白萝求知的场所了?

魏武挥:目前大众的生活被以微博、为代表的互联碎片化信息所掌控。根据相关数据,现在国人的阅读率很低,大家没有培养起读书习惯,缺少了获取知识的重要渠道。知识类的脱口秀节目其实扮演了知识二传手的角色,虽然只是“知道分子”,但在碎片化的信息中,能满足人们获取知识的需求。在这个情形下,视频站自然是一个很好的获取知识方式:十多分钟的节目,一些只言片语,就能让你觉得别有洞天。

:名人视频专栏比起微博性质的专栏,是不是门槛更高(平台、技术、资金),更需要团队协作,立足之初的商业意味因此也更浓?比起文字类专栏(博客、),它的商业运作有什么不一样?

魏武挥:视频制作门槛确实会高,只保证基本的硬件设备需求是不够的。从拍摄到剪辑、后期制作,这需要一个团队来推动和运营。事实上,制作视频专栏本来就是商业行为——在前期的各项投入之后,自然需要获得商业回报。

文字类专栏获得回报的形式比较单一,大多依靠平西安治疗癫痫病权威医院面媒体或者是其他媒体转载的稿费。而视频因为其形式的特殊性,可以依靠媒介特点进行商业运作,比如贴片广告销售,从而取得不错的收益。

:像《罗辑思维》这样的产品,商业效果已经出来了未来发展的趋势?

魏武挥:出书、朋友圈、会员服务等等,都是罗振宇整个商业计划的一部分。就商业定位而言,自媒体人想在商业上获得成功,如果只依靠一个简单的平台,很难在商业上变现。因此必须从自媒体运营转型为社群平台。

:在自媒体的商业环境下,“魅力人格”是可以被复制的吗?换句话说,《罗辑思维》是可以被复制的吗?

魏武挥:自媒体本身是不能复制的,它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和特征,罗振宇呈现在大众面前的形象和其他人就是不同的。但商业模式上,从自媒体转型为社群平台,是自媒体人获得商业利益的重要方式。《罗辑思维》的社群构架模式是一个例子。至于社群的构架方式,则可以探索多种其他的形式。

自媒体需要张扬自己的个性,这和明星完全不同,而个性和观点也是自媒体人的重要标签和品牌形象。

:像袁腾飞这样已经被传统媒体验证过的知识类脱口秀高手,是不是来到互联,已经具备天然的优势?换个角度,有粉丝基础的名人来做互联脱口秀,是不是更易成功?比起覆盖率,强调用户黏性的粉丝经济在未来是不是对于自媒体运营更加重要?

魏武挥:传统媒体检验过的名人进入自媒体,本身就具有了相当的品牌识别度。袁腾飞进入自媒体领域,大家自然能想到,他会以自己特有的犀利的方式讲历史。这在运营初期会为他迅速累积大量的关注度。在注意力经济的时代,有人注意就会有他的商业价值。而有粉丝基础的名人在这方面的优势更显而易见。

粉丝经济在未来运营很重要。虽然罗振宇目前已经不承认自己是“粉丝经济”而转称社群经济,但实际上,他所宣扬的“魅力人格体”就是粉丝经济的直接体现。

:去年,你在专栏里说自媒体将迎来大批死亡,那么视频脱口秀的趋势是高潮,还是死亡?

魏武挥:文字自媒体的缺点在于辨识度低,即使你阅读了一个作者的所有文章,也不能真正认识作者。而如果采用视频记录,在镜头前将文章读出来,这种形式下,作者本人的识别度便会提高。具有辨识度的自媒体人才有可能得到广告、赞助,甚至代言等一系列商业上的收益。

视频媒体和文字类专栏不一样的是,它需要一定的前期投入,并依靠团队力量进行经营、运作、推广。从形式上来看,一个视频自媒体团队,更像是一个小规模的制片公司,不单单依靠一个人的力量运营。这也决定了视频类自媒体的数量不会出现微博、博客、公众账号式几百万上千万的巨大体量,在受到冲击时也不会迅速死亡。但不可否认,在市场选择和商业浪潮中,依然会有大量视频类自媒体倒掉和死亡。

“现场有《罗辑思维》的会员吗?”罗振宇拿起话筒喊了一嗓子,“首先给我的衣食父母——会员们鞠躬”,在6月“优酷全新‘说’时代”发布会上,他先办起了自己的私事。

2012年12月,曾经的传媒人罗振宇,自创了视频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不到两年,这款互联产品,逐渐延伸为中国互联知识社群。仅在去年12月27日,《罗辑思维》在名为“史上无理的会员招募”的第二次社群招募中,一天便轻松募集800万元,无怪乎罗振宇本人要向“衣食父母”道谢。

《罗辑思维》向大众展示了自媒体平台的可能性,也助推了视频脱口秀的自制高潮。在“说时代”发布会上,优酷宣布同时推出三档全新的脱口秀节目——梁冬的《梁言》、袁腾飞的《袁游》、《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的《鸿观》,都将在七八月上线。

不同于周立波或王自健的逗乐,这三档节目被定义为“知识类”——正是近期袭来的一大波视频脱口秀频频被冠以的关键词,暗示了名人自媒体的阵地从文字转向了视频。

“我替大家读书,作为人类从文字文明到口语文明的缓冲器,我作为有阅读能力的人,可以用口语的方式翻译给大家听,并做出相对优质的产品。”罗振宇调侃说,《罗辑思维》的定位就是“代公子读书”。

优酷总裁魏明直言,互联消费的这一代人群中,读书者越来越少,更多的人是通过快捷的影像或碎片化的时间来消费内容和信息,所以视频脱口秀是一个更容易让大家接受的传递知识的形式。

同样是现象级的互联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时常被友拿来与高晓松的《晓说》比较,有人留言给罗振宇,“胖子,你不是贵族出身,你再脑瘫治疗医生努力三辈子也赶不上高晓松”,对于这样的“贬低”,罗振宇四两拨千斤,“自打我看到中国的互联上出现了甜咸粽子之争就想清楚了,连罗玉凤都有人喜欢,有小清新的存在就要允许有重口味的存在。”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让自罗振宇想清楚一件事:自媒体要做小,只做点,不再试图做线和面。一言以蔽之,自媒体带有很强的个人属性,而它的商业模式就是基于人格魅力而运营的粉丝经济。于是,《梁言》《袁游》《鸿观》都有清晰且差异化的定位,梁冬对中医的研究将频现于《梁言》;早已被“百家讲坛”验证过的“脱口秀”高手袁腾飞带来“历史+旅游”的谈资组合;而宋鸿兵的“段子”仍然偏向财经领域。在优酷这样一个积累了四五亿观众,每天能产生5亿播放量的平台,覆盖率已非自媒体追求的重点,如何建立自己的粉丝群,并维持社群里的用户黏性才是命题所在。

罗振宇像运作品牌一样经营《罗辑思维》,它的背后有一支人数不少的团队,不仅策划视频节目的内容,也负责维护订阅号,推广一些线下的活动,它的朋友圈组织过抽奖、午餐,甚至是相亲活动。据说,《罗辑思维》这个品牌目前的估值超过一个亿,俨然自媒体风生水起的一个商业范本,且范本效应已经显现。不久前,吴晓波就中止了与其他所有纸质及门户的专栏合作,投入到视频脱口秀《吴晓波频道》中,打出的口号是“一个人的财经频道”,节目公号上线当天的订阅户为4582人,到一个月后的6月8日超过十万。

自媒体们热情拥抱视频脱口秀,《晓说》和《罗辑思维》的成功是可以复制的吗?在接受《财经》采访时,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学者魏武挥认为,个性是不可复制的,不管是文字还是视频,80%的自媒体都会死掉。

微商城哪家有
微小店官网
微小店怎么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