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衡水信息港 > 网络

曹峥嵘打破本地化误区作市场精细化耕耘

发布时间:2019-09-14 12:22:29

曹峥嵘:打破本地化误区 作市场精细化耕耘

上海驰翰拍卖公司董事长 曹峥嵘

上海驰翰2013春拍将于4月25日下午在上海大酒店隆重举槌,作为沪上率先举槌的拍卖公司之一,驰翰春拍如何应对整体的拍卖市场的带来的调整期?佳士得入沪又会给上海本地拍卖公司带来那些挑战?本季驰翰拍场又有那些亮点拍品值得关注与期待?雅昌艺术“对话春拍”栏目特别采访上海驰翰拍卖公司董事长、上海驰翰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曹峥嵘,分享不同观点。

雅昌艺术:曹总您好,首先请您介绍下本次春拍整体的征集的情况?

曹峥嵘:我们内部对拍品有一个淘汰和比拼的机制,选拍大致有三个原则,是要真,自己认为不对的东西,不上。这是我们主观上确保拍品的质量;第二个是要精,同样几件拍品,有一些名头的可能我们会征个几十件,但是终确定上拍的只有五、六件,在这一批作品里面挑出精的上拍;第三个是我们叫做新鲜货这样一个概念,同样的作品同样的价格,如果是新的货就优先考虑。在拍卖场上屡次曝光的,原则上就不安排上拍。经过这样几层的一个筛选,我们这次总共为春拍征集了两千多件作品,确定书画五百件,杂项一百多件,总共七百多件拍品的规模。

雅昌艺术:这次春拍上拍的数量和去年秋拍的情况的对比如何?

曹峥嵘:略有减少。

雅昌艺术:这个量的减少是由于市场的征集难度增加其它什么原因?

曹峥嵘:跟征集难度高有关系,但也不完全是。从市场整体来看,有实力的藏家不愿意卖东西,是由于他们对市场的一个判断是现在的价格还不太好,所以这部分的征集难度很大。第二个原因和征集难度不同,我们整个也会考虑市场的承受能力,不能靠一个拍品的总量来充业绩,我们对这部分没有大的要求和指标,要做真实的成交,有真正的业绩才会有收入,否则都是白搭。

雅昌艺术:本次春拍征集上的难度会有吗?

曹峥嵘:难度和前年比的话是非常明显的。一些行家都有一些惜售,另外还包括价格的因素,我们所征集到的两千件的拍品,首先这个价格是符合目前市场的状况的,其实在两千件以外还有很多藏家愿意给我们送拍品,我们谢绝了,因为他们的心理价位还停留在两年前的一个市场定位上,我们认为这些拍品成交的可能性极小,就没有必要征集过来。

雅昌艺术:这种说服藏家的过程是不是也是需要的?

曹峥嵘:这其实就是一个沟通的过程,我们把市场的信息传递给藏家,告诉他现在目前大概是什么样的价格,藏家也慢慢有一个接受的过程,也许一个人、一次的说服不够,几次包括一轮的拍卖季,藏家感觉到市场的价格下来了,他也会逐渐调整自己的心理价位。

雅昌艺术:本次春拍在专场设置上是怎么考虑的?我注意到很多书画精品基本上都是来自于海外回流?

曹峥嵘:是的。我们这次书画总共是分了三个专场,一个是范扬专场,这是我们和范老师合作的一个项目,大概有将近二十件作品,都是他近创作的。另外一部分就是书画一和书画二专场,其实这里面有两个大的原则分类,书画一是以近现代和古代为主,书画二是以当代的为主。当然里面是由于一些藏家的关系,有一些穿插,但是主要的主体是这样来划分的。

雅昌艺术:书画部分大部分是来自海外回流的?比例如何?

曹峥嵘:大概有50%至60%,占了整个书画的一半以上。

雅昌艺术:为什么会加大海外回流的力度?

曹峥嵘:这是受市场所逼。刚才我提到我们选拍品的一个原则,其实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没有上拍过的拍品优先,这些海外回流的收藏品在国内都是没有上过拍的,它有是有优先权;另外,海外的藏家,由于他们的收藏品都是有十多年,甚至几十年前,当年的价格很低,在保留价格谈判上他也有优势,所以终导致了海外回流的比例比较高。

雅昌艺术:您刚刚说的海外回流一个是他拍品的新鲜性,另外一个是他在价格谈判上的优势。那么整个海外回流市场难度呢?

曹峥嵘:难度在于成本高,公司必须在海外有一个固定的征集点。需要投入广告,这块成本是非常非常高,必须要有一个长远的眼光和长期的投入,我们海外回流能够征到这么多拍品,这其实和我们公司在成立初期就在海外开始建立、设点以及广告投放这些长期的基础有关系,否则单靠一次两次征集不到这多数量的拍品。

雅昌艺术:开始做海外征集大约是在那年?

曹峥嵘:我们是2009年成立的,2010年就开始面向海外征集了,我们所说的海外征集还不包括台湾,台湾我们没有列入海外征集范围,我们有一个投资方本身就在台湾的,这点我们有优势。

雅昌艺术:海外征集现在做的公司越来越多,是不是也受到一些同行竞争的压力?

曹峥嵘:我们征集的方式叫作市场精细化耕耘,就是不靠征集这一天,征集这一天只是认识新朋友,我们在当地会呆大半个月,在某个地方会呆很长的时间,跟当地的一些收藏家做深入的交流,可能次没有效果,但是接触多了以后客人就对你有信任度。

雅昌艺术:培养国外收藏家对公司的信任度。

曹峥嵘:培养一些稳定的委托方。我们在海外,在美国的口碑很好。特别是结算方面。

雅昌艺术:结算方面特点您可以介绍一下吗?

曹峥嵘:我们公司结算是公司有一个非常硬指标的规定,我们在三十五天的时候必须把前三十天收到的款项全部给客人,从三十五天开始每个星期付款一次,就是每个星期二把上一个星期新收到的款项跟客人结算,那么,到了第六十一天,如果委托方还没有收到款,那么委托方可以来我公司取消这次拍卖,把拍品收回,或者是办一个法律手续,撤消拍卖方的下一场拍,这样的话就是避免了无限制拖延。

曹峥嵘:我们没有把眼前利益作为公司利益来看。就是可以撤消放到下一场再拍,把公司信誉先做好,眼前可能是有一个小的损失,对长远来说把委托方稳定以后你的拍品是源源不断的。

雅昌艺术:您设计的这种结算方式,是不是跟您之前从事银行行业的背景有关?

曹峥嵘:我觉得不管是做那个企业,更加要注重公司的信誉,因为你所有的拍品都是基于互相之间的一个信任度。因为委托方给你拍品你不需要先付款,这样对你的信用度的要求就更高,而且信用度完全靠你自己的作为慢慢的积累建立的,纯粹盯着经济利益的话,你的信用度会越来越差。到了一定的程度你就征不到藏品,所以虽然从去年开始大家都知道艺术品这个圈子遇到了寒流。拍品越来越难,但是我们几乎一个月一场,拍品源源不断,慢慢建立起良性循环。

雅昌艺术:春拍上驰翰还有一批海外新发现孙中山文献的亮点拍品,这个拍品也作为一个专题的研讨会,为什么要加大对于这批拍品在学术上的推广?

曹峥嵘:这也是公司的一个整体架构的考虑,不单单在商业层面上要做一个宣传运作,在学术层面也要提高一个学术地位。孙中山文献只是一个方面,我们将来会专门做一个自己的驰翰美术馆,驰翰美术馆主要运作一个模式就不是纯盈利,会做一些年轻艺术家的展览,提供平台,做学术的交流,只有把自己的学术水平提高了,对拍卖公司日后的发展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当代的投入往往眼前是看不到利益的,需要一些前期的投入,学术交流也是基于这两点,一个是帮客人宣传拍品,第二个也是通过学术交流,提高我们公司自己在学术界的一个影响力。

雅昌艺术:个是推广学术,就是打造品牌,另外一个就是加大对于当代部分的关注,这可能是未来拍卖公司可能持续发展下去的动力?

曹峥嵘:未来当代这块肯定是拍卖公司的半面江山,古董不可再生,越拍越少,刚才我说曝光率太高的东西我还不要的话,这个压力会非常大,你要两只脚走路,当代这一块是未来发展的一半。

雅昌艺术:我注意到还有一个生态盆景的专场,这是上海首次,您为什么会想到推出这样的一个专场,推这样的一个专场的难度在那里?

曹峥嵘:难度就是个吃螃蟹的人。很多不可测的风险都预测不到,必须要有一个魄力去开创一个新的渠道,这也是对拍卖公司来说是新的一个拍品系列。其实在这个盆景我们在之前也做了一些市场调研。在上海其实是有一个很古老的传统的,早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在江南这边盆景已经非常盛行了,到了清三代的时候达到一个顶峰,那时候包括苏州园林很多是用一些大小不一的盆景来做点缀,上海其实是有一个很好的群众基础,这个项目可能前期不会有太大的收益,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可以去尝试的拍卖门类。

雅昌艺术:能不能这样理解,拍卖公司在固有的专有设置上,也想要尝试去开发一些新的门类来扩展一些收藏的喜好或者是品味的一个延续?它的风险在那里?

曹峥嵘:是的,风险就是在运作的过程中,跟书画的运作流程是完全不同的。维护、运输、包括给收藏家的宣传与指导,对于买家来说是一个新的收藏藏品推出我们如何去开发,我们是通过这次春拍做一个新的尝试。

雅昌艺术:今年春拍拍品估价上根据市场做一些调整?

曹峥嵘:我们这次拍品估价整体来说和去年秋拍比都有下调。我们和委托方都有深入的一个沟通和交流,大家达成一个共识,整体的价格都是往下调的。

雅昌艺术:佳士得即将进入上海市场,对此您怎么看?是否会给上海本地拍卖造成压力呢?

曹峥嵘:我觉得这对国内的拍卖市场来说是一个好事,因为市场一旦有竞争对整个买家群体,对整个的拍卖行业都是一个非常大的促进。上海本地的拍卖公司肯定有影响和压力,肯定会淘汰一批参差不齐的拍卖公司。这样对藏家、买家、对整个市场都是有利的。

雅昌艺术:佳士得此举也是从另一方面体现了对于上海市场的看重,那么您怎么分析整个上海拍卖市场的一个现状?

曹峥嵘:上海这个拍卖市场是非常有潜力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充分的挖掘。这是一个本地化运作很大的误区存在,佳士得把公司一开始就放在上海,这个中国经济发达的地区,而不是政治中心,它对市场的选择是有前瞻性的。

雅昌艺术:您刚刚提到的本地化误区您能具体的说一下吗?这个本地化的具体的误区是指那里呢?

曹峥嵘:从我们收藏群体来看的话,由于北京的力度大,北京的买家多,拍卖就是一个聚人气的过程,北京的人气现在比上海旺,大家都会往北京聚,就是这个原因。逆转这个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上海还有一个问题是这个大旗没有人竖,上海不是没有竞争氛围,上海的竞争非常激烈,但大家都集中在低层次的竞争,没有一个领军的企业出现,如果能在领军企业的层面出现一个竞争,第二梯队、第三梯队都有一个趋势的,上海的整体拍卖业就成长起来了。

雅昌艺术:对比刚刚结束的整个香港春拍的市场行情,您觉得有一些新的信号释放出来吗?

曹峥嵘:买家的出价非常理智不像前两年行情好的时候,现在整个资金层面还是偏紧,所以真正在现场出价的是那些行家、画廊、或者私人博物馆,他的目的是低位建仓。画商的目的不是为了收藏,是赚钱,他们短期有一个盈利的预期,所以他们的出价不会太高,他们需要盈利。

雅昌艺术:目前内地收藏家在全世界的购买能力都是非常的惊人,新的收藏家也在不断的介入,您观察到这部分的新收藏家他有那些特点呢?

曹峥嵘:新藏家的特点很明显,买漂亮的、精彩的作品。所以近这一年一些名气小的画家的作品或者是书法家的作品只要他这件作品是他所有作品里面非常精的,这个价格卖的非常好,价格也跳动的很厉害。

雅昌艺术:谢谢!


微信公众号小程序
爱逛怎么开直播
微店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