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衡水信息港 > 汽车

【流年】生死抉择(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7:20
袁德面露悲伤,扭头看着窗外的天空。
“这样做对你我都有好处。”站在跟前的妻子何丽发出终通告,表情冷酷而又坚决。
“为什么在我事业有成的时候,你却要离开我?”袁德双手捂着头,用祈求的语气说,“难道我不够爱你吗?”
“你爱我?你和那个狐狸精鬼混是爱我?”何丽冷嘲地说。
“是我的错,我不该……”袁德站起身,语气软了下来。
何丽转过头,把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向袁德面前推了推,“只要在上面签个字,我们就各不相欠。”
何丽是那样善解人意,总是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她比任何人都懂自己的心。袁德一直渴望得到这样的爱,他很满足拥有了何丽。
“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袁德站起来,深埋着头,终于流出了眼泪。
何丽不为所动,拿出笔放在桌上说:“可我不能保证我的丈夫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而我还在家里傻傻地等着他回来!”
袁德看着何丽冰冷的眼神,一句话也说不出。
“签字吧,你我都会有更好的生活。”
袁德知道何丽做出的决定很难改变,现在他只能签字,从此与她一刀两断。袁德不想强求何丽,因为他深爱着何丽,更何况这次是他做错了。
签完字,袁德瘫坐在椅子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何丽拿起协议书,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办公室。
袁德端着一杯酒,摇摇晃晃地走到窗前,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会儿。
桌子上的的电话突然响起,袁德走过去接了电话。
“袁总,刚才有人打电话来,让我转告你一件事。”
“什么事?”
“袁总,是你爸……”秘书顿了一下,“他患了严重的肺癌,医生说他可能撑不过今天了。他现在非常想见到你。”
袁德像被闪电击中一般呆滞了许久,泪水无声息地滑落下来。
2
推开病房的门,袁德怔怔地看着面容憔悴的妈妈。
“孩子,你终于来了!”妈妈走过来一把抱住袁德,止不住大哭起来。“让我好好看看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怎么一直不回来看看我们?”
袁德步履沉重地走到病床前,无神地看着那副如枯柴般的身躯。霎那间,脑海里无数的记忆像海里的浪花狠狠拍打着他的灵魂。
在袁德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一直对爸爸感到不满甚至愤恨。爸爸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整天事务繁忙,根本顾不上家,更别说带袁德去游乐园痛痛快快玩一次了。
那时候,袁德的梦想就是让爸爸带着他到游乐园里去玩,好多同学都去过。
可现实是,袁德几乎见不到爸爸,除了上学,他整天只能呆在家里。爸爸什么也不给他买,只是说几句鼓励袁德好好学习的话。
上了高中之后,袁德一直默默努力着,形成了独立处理事情的习惯,他不愿把自己的事告诉别人。爸爸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对袁德更加放纵。
直到有一天,袁德心中突然觉得爸爸根本不爱他,甚至不需要他。那天,袁德一直赌气,晚上吃饭的时候,袁德跟爸爸大吵了一架。爸爸生气地说:“有本事,你自己养活你自己!”
就是这句话深深触动了袁德,那天之后,袁德真的离开了家,他靠着从家里带出来的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这么多年辛苦走过来,袁德一直没有回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证明给爸爸看,他有这个能力。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脸上的泪水滑进嘴里,袁德尝出了深深的苦涩。
“袁德,是你吗?”戴着氧气罩的爸爸气若游丝,艰难地说话,并抬起青筋暴出的手掌,想要握住袁德的手。
“是……我。”袁德忍住泪水,紧紧握着爸爸的手,那双冰凉而干枯的手。
“是我,是我不好,不过……看到你成功了,我很高兴……”说罢,那张死灰般的脸再也没有了神采。
“你知道他的良苦用心吗!”妈妈木然地站在身后,用纸巾擦着眼泪。
袁德不解地看着妈妈。
“你生在有钱的人家,你爸怕你养成养尊处优的性格,尽可能让你过早独立。尽管这很残酷,但你现在事业有成,不是吗?”
妈妈双手掩面,两行泪水汩汩直流。
袁德神情一片漠然,他转身跑了出去。找了间酒吧,袁德喝得酩酊大醉,唯有酒精才能将心中的悲伤和悔恨消除。
打开车子,袁德坐在前座上。向前开了一会儿,街道变得死寂、空旷,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
“何丽走了,爸爸也走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袁德扭曲着痛苦的表情,把空酒瓶从车窗使劲甩出,一声锐利的声响刺破这片死寂。
不一会儿袁德就迷迷糊糊睡过去,醒来的时候,他双手挥舞着,惊叫了一声。袁德感到浑身一阵燥热,喉咙很堵,口干舌燥,发不出任何声音。
车子开上了河边公路,袁德打开车窗,清冷的风从河面吹来,袁德感到神清气爽。正当袁德享受着这美好的晚风时,一辆货车迎面撞来。瞬间,车子飞离了公路。
河面上,一轮浑圆的银色月亮落在上面,河水幽深,波澜不惊。
破碎变形的车子,载着袁德一同冲向黑暗的河流。冰凉的河水很快淹没了袁德的鼻息,袁德感到呼吸受阻,渐渐地,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
像睡着了一般。

“啊!”袁德大叫着坐起来,把一旁拿着起水枪的阿涛推倒在地。
阿涛赶紧把玩弄袁德的水枪藏到身后,站起来冲着袁德笑道:“怎么啦,做恶梦了?”
袁德坐在床上,把脸上的水抹去,大口地喘息着。
半天之后他才平静下来,又揉了揉眼睛,出神地看着周围的环境。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墙上贴了许多动画片海报。眼前的阿涛,他是自己的童年伙伴。
白光、新鲜的空气,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你怎么了?”阿涛看着发呆的袁德,有些好奇。
“我……”袁德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梦见我长大了,我在成人的世界里生活,而且……”
袁德还想说什么,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阿涛凑过来,对他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小声说:“你爸来了,赶紧把功课拿出来做,不然他会生气的!”
袁德还没反应过来,阿涛眼疾手快地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放到袁德手上,自己则坐在椅子上继续画画。
爸爸进来了,袁德看到他那张富有活力的脸,走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腰,泪水止不住涌出来。
“爸爸,别抽烟了,好吗?”袁德抬起头,哀求着。
“傻孩子,”爸爸看了看袁德,笑了笑,“先把功课完成,等会去练钢琴,下午跟我带你去见见世面。”说完,他就匆忙离开了房间。
阿涛惊讶地看着袁德,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道:“今天我到你家玩,玩不一会儿你就说头疼睡了,怎么一醒来就变得这么乖了?”
袁德摇了摇头,脑子里一片混乱。
“唉,别想啦,我看你是真的累糊涂了,整天学这个学那个的,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你看我爸,好几个星期才带我出去玩一次。”阿涛撅着小嘴,抱怨着。
袁德眨了眨眼,愣愣地看着阿涛。
午饭后,阿涛回去了,袁德一个人在钢琴房里练琴。刚练不久,右手中指的伤口又破裂了,袁德感到一阵钻心的疼。
袁德跑出琴房,准备去找纱布包扎伤口。客厅里,爸爸坐在沙发上,他严肃地说:“才练这么短时间就想溜了?不是让你玩了一上午了吗?”
“我的手……好疼啊。”袁德捂着手,站在爸爸面前。
他看了看伤口,笑道:“这点小伤算什么,学校很快就举行钢琴比赛了,你现在不下工夫苦练还等什么时候?”
“可是我的手……”袁德疼得脸色惨白,冷汗直冒。
“回去继续练!”
袁德忍住眼眶中的泪水,默默回到琴房。直到下午三点之后,爸爸才到琴房里叫出袁德,并带他去了公司。
袁德现在上的学校是城里的贵族学校,有许多艺术课程,袁德的爸爸偏爱钢琴,就让袁德在钢琴方面多下功夫。学校里定期举行钢琴比赛,前几次袁德无一例外地都拿了。
但是,袁德并不喜欢钢琴,他甚至讨厌自己的功课。袁德一直很羡慕阿涛,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那个林子里玩。那里有好多袁德从来没见过的鸟儿,有蝴蝶和蜻蜓,地下还有稀奇古怪的虫子。
袁德向往那种自由的生活。
爸爸一脸威严地坐在会议桌前端,对公司各部门负责人做着业务总结和批评。袁德坐在一旁听着,他要学会在下属面前的威严。
家里的房子很大,袁德的房间宽敞明亮,什么都有,可是这像一间监狱,囚禁着他梦想的翅膀。
袁德从小就想当一名出色的摄影家,而不是钢琴家、企业家。
4
袁德不想在牢笼里生活,他跑了出去,跟着阿涛还有其他两个小伙伴一起到那片林子里玩。
那天,直到黄昏,袁德才一脸阴郁地回到家,刚好撞上满脸怒气的爸爸。爸爸二话不说就狠狠骂了袁德一顿,要不是妈妈拦着,袁德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袁德不想说什么,他有些颓唐地回了屋。他的心一直紧紧揪着,难以喘息。
渐渐地,袁德已经养成了逆来顺受的性格。但他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爱好。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看我现在头发也白了,指不定哪天就得把公司交给你,你这样怎么让我放心得下?”看到袁德毫无大志,袁德的爸爸再次发出忠告。
袁德漠然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一本摄影集。
爸爸气愤地把书夺过来,撕得粉碎,然后抛向天空,“整天就知道看这些没用的书!”
这么多年,袁德心里一直怨恨爸爸没有给过他真正的爱,有的只是逼迫甚至威胁。袁德早就受够了,他不想再任人摆布了,他只想做个普通人,他只想做回自己。
终于有一天,袁德把集聚在心中的怨气全都倾倒出来,爸爸听后大发雷霆,狠狠打了袁德一顿。袁德咬着牙,把泪水擦去飞奔出家。
“不是想让我成为艺术家、企业家吗?不就是让我继承你的志愿,给你长脸吗?哼,我偏不这么干!”在通往另外一条人生道路上,袁德已完全失去了理智。“哼,我现在就去做个罪犯、流氓,丢尽你的脸!”
袁德变得颓废,开始和街边的一些社会小混混勾结在一起,整天游荡在街头,到处惹是生非。
那天,袁德的团伙与别的团伙发生大规模冲突,所有参与斗殴的人都被警方逮捕。
警局里,爸爸闻声赶到,袁德对他露出了一个得意而冷漠的笑。他无力地跪倒在地,喉咙一片嘶哑。
那一刻,袁德心中感受到的不是复仇后的快感与满足,而是一阵巨大的挫败和空虚。
后来,袁德听到一个消息,爸爸气得心脏病突发已经去世了。袁德不知道该不该伤心,后悔已经让他麻木了。
直到一天夜里,袁德坐在床上看到一个面目狰狞的人向他走来,他恶狠狠地说:“你们三个混蛋害死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一双血淋淋的手向袁德伸来,袁德惊出一身冷汗,吓得从床上跌了下来。
躺在地上,袁德只感到浑身酸痛,大脑一片混乱。
5
袁德痛苦地叫了一声,从地上坐起来。阵阵微风徐徐吹来,头顶,几只小鸟轻快地飞过。
“这个地方?”袁德只感到一阵头疼。
“哎哟,怎么这么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啦?”阿涛个走到袁德身旁,把他扶起来。林兵和许成也走过来。
“不要紧,树不高,应该没摔疼,走,咱们去那边找找,兴许有鸟窝。”许成一边说,一边拉着林兵往前走。
袁德站起来,出奇地望着四周。到处都是高高的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鸟在头顶飞,蝴蝶和蜻蜓停在枝头。
这里就是自己一直向往的天堂,袁德可以像只鸟儿一样自由地飞翔了。
“那还等什么,咱快去吧!”袁德拍拍屁股上的灰,跟了上去。
几人停在一棵参天大树前,抬头看着大树中央一处树枝间的鸟窝。
“我刚看见有老鸟从里面飞走了,现在是时候了,咱们谁上去?”许成很兴奋,把视线对准了一旁的林兵。
阿涛心领神会,用手搭在林兵的肩膀上笑着说:“我们四人就林兵的爬树本领了,这个艰巨的任务非你莫属!”
林兵没有推辞,往掌心吐了口唾沫就抱着树干往上爬。林兵身手敏捷得像个猴子,几下子就爬到了树杈上,鸟窝就在前面。
阿涛和许成在下面大喊着,催林兵再往前爬一点。袁德目不转睛地盯着树上的林兵。
林兵双手抱着树干,朝下面嘟囔了两句,又开始向前爬,忽然,脚下的树枝吱的一声响,前端出现了裂痕,林兵来不及向后退,一脚踩断了树枝。
林兵像石头一样从树上坠落。
直到林兵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三人才从惊慌中回过神来。一大滩血从林兵脑后流了出来,阿涛抬起林兵的头,才发现他的后脑磕到了一块石头上,破了一个洞,鲜血源源不断从里面涌出来。
阿涛抱着脑袋,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许成蹲在地上,默默不语,而袁德也是目瞪口呆地靠着树上,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咱们该把他送医院!”阿涛看着浑身不断抽搐的林兵,几乎快哭出来。
许成站起来一把揪起阿涛的衣领,狠狠地说:“送医院?你傻呀!他根本撑不到去医院。他死了的话,我们会脱得了干系吗?我们是嫌疑犯,很可能会涉嫌谋杀,那咱们就全完了!”

共 789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现实与梦境交融,忠贞、欺骗、诚信、残忍、悲伤、忏悔、理解、误会……渗透到爱情,亲情与友情的各个方面,作者将虚虚实实,假假真真的情节融合一起,让读者在主人公袁德的成长经历和事业家庭的遭遇中感受着生活的波澜,慨叹着成功背后的艰辛和酸涩,也领略到家庭教育,婚姻保鲜,友情缔结等面临的诸多诱惑与考验。孩子袁德对父亲过分严格要求的怨恨,不理解甚至叛逆,以梦中成长在成年人的世界的遭遇来加以释放,梦里妻子的不满乃至离婚,父亲的病重以及母亲告知父亲的良苦用心,大约是这种情绪的释放产物。而对父亲约束的叛逆,做小混混气死了爸爸,也是一个梦的结果吧。对伙伴不幸亡故的内疚,在良心折磨下去对警察交代却牵出了谋杀案。以至于许成坐牢,伤害了其妈妈,后来许成找其报仇,欲杀之。妻子发现其出轨,要与之离婚,他极力挽回,却陷于被谋杀。而梦境里的他从梦中醒来,却发现小伙伴在身边,父亲在愁眉不展地看文件。在扑朔迷离的故事里,梦境现实交错纵横,梦里套着梦,又与现实息息相关,但不管是面对爱情,还是亲情,或者友情,都牵扯出生与死的抉择。小说反映的内涵,耐人寻味,尽管借助梦来表示,但却深深印刻着现实的影子,那些面临生死的危机,无不是人为抉择产生的后果。小说手法奇特,情节离奇,引人入胜,发人深思。力作,倾情荐阅!【编辑:风逝】
1 楼 文友: 2015-05-15 21:19: 6 先生的构思甚是奇特,阅读数遍,方理顺这离奇的情节。
问好您,写作愉悦!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儿童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新生儿尿黄
宝宝脾虚怎么办
孩子口舌生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