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衡水信息港 > 军事

走尸档案 第二十五章 细节

发布时间:2019-09-26 01:02:43

走尸档案 第二十五章 细节

黄爷一听,大骇,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遭受了这么大的伤害,这要是自己再晚一些知道,自己儿子岂不是就要完蛋了?

姜还是老的辣,黄爷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一生的经历丰富,什么邪门儿的东西没见过?他听黄耀祖説完请三位‘大师’的经历,立刻叹了一声,道:“信周的那个才是有真本事的人,你找错人,反而铸成了大错。”

黄耀祖立刻道:“再去找,再去找那个周周……对,周玄业。”

看着自己已经被吓掉了魂儿的儿子,黄爷是又心痛又愤怒,説这事儿交给老爹处理,然后他亲自出马去找周玄业。原本那玩意儿在棺材里,周玄业就已经没有胜算了,更何况那玩意儿现在还出来了?

因此,周玄业当即就拒绝了,用周玄业的话来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仁义所在,但对于自找死路的人,他还没有高尚到主动牺牲的地步。

黄爷説:“你们是修道之人,难道就任由那些邪物为祸人间吗?”

周玄业道:“您别误会,我不是什么修道之人,我就是个炼尸走尸的,这些xiǎo法门早八百年前就和道门分家了,你这个帽子可别乱扣。”黄爷心下恼怒,但为了儿子的安慰,便一再软言相求,又许下了偌大的好处。

周玄业这人,我和他接触的并不多,説起来也只相处了一天左右,给我的印象有两个神秘,然后就是脾气温和,説起话来通情达理,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这样的人,一般挺受欢迎,同时心肠也会比较软。

但很显然,我之前对他的印象是错误的,周玄业并不是那种会被三言两语打动的人,相反,他心里很有主意,想事情也很周全,能接的活绝不推脱,不能接的活,你再怎么磨也没用。

黄爷跟周玄业装孙子装了一天也没能打动周玄业,暴怒了,放下狠话:“你再好好想一想,我黄山司不是那么好惹的。”周玄业自然也机灵,知道黄山司势力很大,如果真要对自己下手,恐怕防不胜防,所以黄爷前脚走,后脚他就卷铺盖走人了。

而黄爷回到家后,派了层层的保镖,将自己儿子保护起来,甚至他自己也和儿子同床而眠,手边就放着枪。

到入夜时,房间里灯光打量,二人原本不敢睡觉,睁着眼睛,但后来不知怎么的,竟然都睡着了。

那晚,黄山司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的儿子站在一个山岗上冲自己挥手,像是在道别,但挥着挥着,脖子上的脑袋,就忽然掉下来了。

黄山司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醒过来时是中午的十二diǎn。

黄山司没料到自己竟然会睡这么久,他往身边一看,发现儿子不在,立刻披衣起身,打开门问门口的保镖黄耀祖的去向。只听保镖説,黄耀祖在凌晨五diǎn的时候突然出门了,并且嘱咐周围的人不要声张,至今也没有回来

走尸档案  第二十五章 细节

黄爷想起自己二人昨晚离奇睡着,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开始拨打黄耀祖的,但从那一天开始,他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

与此同时,几乎每隔几晚,他就会做同样一个梦,梦见黄耀祖跟自己道别,然后人头咕噜咕噜滚落在地。

后来的梦境又开始出现变化,人头凑在他面前求救哀嚎,几乎让他夜夜难以入眠,身体也迅速衰败下去。

后来,他开始寻找梦中的那个山岗,然后,他找到了淮南路号。

那外面,原来是一个老坟地,后来修建时,聚土成山,将坟地都压在了地下,山下面,实际上躺满了死人。黄爷看着这个地方,他很确定,梦中的那个山岗就是在这里!

可是……自己的儿子在哪里?

其实,对于黄耀祖,他已经不抱生还的希望了,但儿子每晚在自己的梦境中受苦,很显然,他死的并不安生。

黄爷买了了已经人去楼空的号,召集人手,试图在这个山丘里寻找自己的儿子。

如果他已经死了,那么至少有尸体吧?

他的尸体,会不会就埋在这个山丘的某个地方?

山丘面积很大,找起一具尸体来很困难,再加上人多嘴杂,又靠近公路,工作其实很难展开,一直以来,都一无所闻。

那个梦境依旧纠缠着他。

于是黄爷开始接触一些能人异士,一则希望他们有办法找到自己儿子,二则也是希望遇到有大能的人,收了那红毛给自己的儿子报仇。

谭刃説到这儿,道:“沈兰,应该就是被他招募的。”

我听完这段因由,不由得唏嘘,黄爷贩毒卖毒起家,一人富,却不知还得多少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实在算不得一个好人,挨枪子儿都便宜了他。可作为一个父亲,他对于自己儿子的培养和**护,又实在让人唏嘘。

再説那黄耀祖,这年头富二代都没什么好名声,但也不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黄耀祖就是个挺不错的人,没有仗着势力做为富不仁的事,自己也是积极进取,孝顺父母,算是很不错的一个人,可是却落得这么个下场。

谭刃像是看出我的想法,道:“因果报应,前人积恶,祸及后人。”

我想了想,如实説出了自己的想法,道:“现在那黄山司只是想让你帮忙找到他儿子的尸体,没有説让你去对付红毛。其实其实我觉得还是可以帮一把,毕竟黄耀祖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人死如灯灭,如果死后魂魄都不得安宁,未免太惨了diǎn儿。”

谭刃喝了杯酒,神情不冷不热,瞟了我一眼,説:“是有diǎn惨,但这世界上惨的人太多了。看看你自己吧,啧。”

我被噎了一下,随即苦笑一声,道:“我吧,其实真不算惨。至少我有手有脚,眼睛能看,耳朵能听,我的大脑思想健全,我相信,只要我努力,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你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绝望,福利院里有很多人,他们是没有未来的……他们即便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有未来。我还有未来,所以我不觉得自己惨。”

人比人气死人,所以有时候,做人要知足。比起躺在床榻上没有未来受人白眼的人来説,我能走能跳,能站在阳光下,能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已经足够了。

谭刃闻言笑了笑,道:“你有手有脚我能看的出来,不过有没有脑子就不一定了。”紧接着,他的手指敲了敲桌子,道:“人死了的几天后,魂就会消失,魂没有消失而在人间游荡的,那就是鬼了。你以为,鬼这个东西,是一抓一大把的吗?他这两年能不断给黄爷托梦,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还有一个细节……”

“细节?”我道:“什么细节?”

谭刃忽然又摇了摇头,道:“説了你也不懂。这件事情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把你泛滥的同情心收一收。”説完招了招手,叫来服务员买单。

看谭刃的样子,他是真不打算插手这件事。我虽然心中觉得黄耀祖未免有些可怜,但毕竟是老板的事,我这个当员工的确实没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他做什么,于是也只能起身跟着回事务所,二人没有再聊起黄耀祖的事情,只是我心里觉得不安,那黄爷以前是混黑道的,俗话説,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万一他谭刃或者对我们下黑手怎么办?

谭刃在我看来,其实是个面冷心热的人,为什么对这次的举手之劳却如此排斥?

他説的那个细节,那个让他决定不插手的细节,又是什么?

ps:早安,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支持,有什么意见在书评区留言,咱们共同完成这本书!

拉萨好的治性病医院
拉萨哪家性病医院好
拉萨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拉萨性病
拉萨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