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衡水信息港 > 金融

山水残阳记忆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47:29

黄昏的时候,紫阳花开了,鲜红的花瓣映衬着落日的余辉将大地尽染成一片滴血的颜色。远处偶尔传来几声归巢的鸦啼,老猎人坐在门前,一刻也不消停的擦着手中的猎枪,双眼紧紧地望着远山的暗影,两只可爱的狼崽在他的腿旁粘来蹭去的嬉闹,星星已开始在远处的天边眨着顽皮的眼,一阵山风吹来,隐约的传来几声凄厉的狼嚎……老猎人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双手不听使唤的抖个不停,表情象刀切斧削一般的庄重,两只小狼崽也停下嬉闹,竖起两只尖尖的耳朵,好像在聆听什么……   猎人的女儿正在灶前做饭,看见父亲如此表情,也紧张的走过来,颤抖着声音询问父亲,是,是……它来了吗?老猎人没答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猎人的女儿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   夕阳很快就落了下去,满天的红霞也都变成暗红色,老猎人嘱咐女儿看好小狼,然后起身关上房门,将门栓插的牢牢的后,转身坐在炕沿上,拿出腰间的烟袋,女儿见了赶忙端来一盏油灯放在父亲身边的小炕桌上,老猎人凑上去吧嗒了几口,思绪也随着袅袅升起的烟雾一起飘浮起来……  那还是在年关的时候,猎人想打一些山货好换成钱过年,也就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猎人出发了。一路上,小鸟不停的围着他歌唱,老猎人满心喜悦,心想着此次一定会有一个好的收获,不自觉的便哼起了小曲。一路走着……在经过一座小山包时,猎人突然听到两声婴儿般的哭叫,他急忙勒住马,静静的观察起来,就在离他不远的一个小土堆上赫然的显现着一个黑幽幽的洞口,洞口周围的雪上全都是如梅花般的脚印,猎人一下紧张起来,他急忙回头四处张望,良久……在确定没有危险后,猎人急忙下马,弓身从地洞里掏出两只毛茸茸,白花花的小家伙,迅速的骑上马,扬鞭而去……  猎人一边跑着一边把两只小家伙放进了怀里,那暖哄哄的怀抱使两只小家伙一下安静了下来,猎人脸上笑了笑,然后不假迟疑的打马飞奔。跑着跑着,猎人感觉到身后异样,凭借猎人的经验,他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猎人迅速回头,只见在离他不足百米的后面,两只愤怒的白狼正张着血盆大口向他拼命的追来,猎人不敢犹豫,将坐骑抽打的如离弦之箭,猎人边跑边取下挂在马鞍上的猎枪……   狼是这一带人的圣物,更是猎人的荣誉,如果有谁能猎取一头生狼,便会被同行视为天人,同时还会被族人拥戴,而这两只白狼正是猎人们相传已久的黑木和乔雅它们是一对勇敢,狡诈,机制多谋的狼,这些年来,没人知道它们的行踪,正因为如此,这一带的猎人都以能猎获这两只白狼为荣。  猎人一路奔跑,马身上已经大汗淋漓,眼看着两只白狼越追越近,猎人心里开始焦急起来,转身就是一枪,两只白狼怔了一下后又拼命的追了起来,一路的狂追使得乔雅的体力大不如前,她张着大嘴,嘴里不停的向外喷着血沫,长长的舌头在嘴边剧烈的甩动着,血沫滴落到洁白的雪地上,留下了一条望不到边的鲜红印记。黑木,体格强健越追越勇,越跑越快,已经将乔雅远远的甩在了后头。  黑木一路狂追,两眼血红,那迸射出的怒火与凶光仿佛要把老猎人撕的粉碎。他一路追赶……二十米……十米……五米……就在黑木的前爪即将搭上老猎人的马背的同时猎人的枪再次的响了,黑木应声倒地,那追赶的惯性把他远远的抛出去后,在雪地上又翻滚了数次,然后如巨石般重重的摔在了雪地上,乔雅一声狂嚎,那喷出的血沫在空气中凝成了一团红色的雾,格外亮丽。骤然间,乔雅身上仿佛爆发出一种神力,她奋起直追,洁白的狼牙上,一滴滴鲜红的鲜血正不断的滴落下来。老猎人看的毛骨悚然,手忙脚乱的向后又开了一枪,乔雅应声一头深深的扎进路边的雪里。   啊……嗷……唔……   几声狼嚎把老猎人一下子拉回到现实,刚才的回忆已经使老猎人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激凌了一下,赶忙拿起猎枪走到窗口。外面已经很黑,隐隐的,几个熟悉的身影在不远处的林子里晃动,那时不时闪烁的几点绿光,正是狼在夜幕里犀利的目光。猎人的心仿佛揪到了一起,看着外面如鬼火般的绿色荧光越来越多,一股凉凉的气息从他的脚下流遍全身,老猎人紧紧地握着猎枪,目光一刻也不敢离开窗外。   狼越聚越多,林子外面也开始有狼在走动,老猎人有点按耐不住,手指慢慢的扣动了扳机,“呯”的一声,林子里传来了一阵骚乱,几只受惊的鸟扑腾着翅膀惊慌失措的鸣叫着飞跑了,随着鸟的飞走,一切又回到了寂静,连一声虫鸣都听不到,空气仿佛凝固了,老猎人感到有点窒息,不停的用手撕扯着领口。又一声凄厉的狼嚎过后,林子里从不同的方向或远或近的传来数声狼的应和声,随后,几只狼走出了树林,开始慢慢向老猎人的石屋靠近,老猎人心中一慌,又打出一枪,其中的一只狼应声倒下,狂蹬着腿做着死前的挣扎,余下的几只狼慌乱的逃进林子,周围一时又变得寂静起来。猎人稍舒了口气,眼睛依然不敢离开窗外的那片林子……  在这时狼与人比拼的就是耐力,果不其然,狼群有点按耐不住了,在一只白狼的带领下,一群灰狼迅速的靠近了石屋,开始向猎人发起了轮的进攻。  为了更好的打击狼群,猎人叫女儿把灯吹了,屋里顿时一片黑暗,在这样的一种对比下,屋外反而显得亮了很多。   石屋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的灰狼,它们避开猎人的窗口,在石屋旁寻找着突破口,几只灰狼在墙根周围不停的嗅闻着,还有几只索性跳上了屋顶,老猎人有点焦躁,对着屋顶又开了一枪,几声惨叫过后,屋顶上算是恢复了平静,可墙角上却悉悉索索的传来刨挖的声音。  远处又传来几声短促的狼叫,猎人的眼睛一下睁大了,他清晰的看到从林子里,一群双眼“喷火”的家伙,正疵着白森森的僚牙向他的石屋扑过来,猎人不敢怠慢,迅速的扣动着班机,一只只的狼在猎人的枪口下倒下了,可林子里还在不停的涌出大批的狼,猎人的心狂跳不止,那种即将面临死亡的恐惧此时早已装满了他的大脑,窗外的地上,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具狼的尸体。  猎人的女儿早已吓得蜷缩在墙角,双手紧紧的抱着头动也不敢动。而两只小狼也不知吓得藏到了哪里,屋外的狼群依然在奔息着,嚎叫着,而猎人的枪也在不停的响着……  每一轮强劲的攻击之前,猎人都能清晰的听到几声短促的狼叫,他知道那就是那头白狼乔雅在发号施令,射杀她就能决定此次的成败,他不停的在那群晃动的狼群里寻找着那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就在猎人窗角外,一个几乎和猎人视线成死角的土堆上,猎人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不再犹豫迅速的扣动了班机。  一切又回到了寂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狼群早就散了,老猎人依然端着枪站在窗口,背后的衣服上那出过的汗被身体的热度暖干后形成了一片耀眼的白色汗渍,两只小狼从惊吓中缓过神来,走到猎人女儿的身边,不停的蹭来蹭去。   东方已出现了鱼肚白,天就要亮了,老猎人终于缓过劲来,重重的舒了一口气,手中的枪一下掉到了地上,猎人的女儿听到响声也一下回过神来,颤微微的走到猎人跟前,扶住猎人的手,眼里满是关切和询问,猎人苦笑了一下说:“没事的,都过去了”。猎人的女儿没说什么,扶着猎人在炕沿上坐下。  猎人颤微微的坐上炕沿重重的呼了几口气,女儿赶忙端来一碗水,猎人端起水只几口就喝完了后又示意女儿还要,猎人的女儿急忙又端来水壶,一阵狂饮过后,猎人终于放下水壶,用衣袖拭了拭胡子上的水珠然后缓缓的拿出烟袋,也许是分心的缘故,刚抽了两口就被浓烈的烟气呛的咳起来,猎人的女儿赶忙走近,用手轻轻的拍打着猎人的后背,稍许,猎人缓过劲来,叮嘱女儿道:孩子,去把爹的刀拿来。女儿有点疑惑的看着猎人,猎人见了又催促道:快去呀,就是那把剥皮的小刀,哦,女儿恍然大悟,急忙转身去取了刀来。   猎人拿起刀走到门口轻轻的拉开门栓,门开了,一股浓烈的血惺味随着早晨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猎人的女儿闻到后急忙转身,哇哇的作呕不止,猎人听到后紧紧的邹了几下眉,然后缓缓的走出门外,猎人边走边看,看着地上的战绩,猎人的心里渐渐升腾出一份得意,这么多的狼可以卖个好价钱了,正当他得意的时候,眼睛不经意的看到小土包,他的心震了一下,他清清楚楚的记得昨晚乔雅就是站在那里的,他急忙走过去,想看看这个终于死在自己枪下的乔雅的模样,当他走近前一看,除了土堆上一滩略显发黑的血迹和一些挣扎留下的痕迹外,几乎连根狼毛都没有,更别说乔雅的身影了。  猎人的心一下子蹦到了嗓子眼,背后透出一股凉凉的寒意,他急忙扭头四处观望,除了远处的林子在山风下沙沙作响外就是连声鸟叫都没有,观察了良久,在确定没有任何危险后,终于挽起衣袖开始收拾地上横七竖八的狼尸。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紫阳花依旧是那么鲜红,两头狼崽在猎人女儿的精心呵护下已茁壮的成长为一对洁白的雪狼,那傲人的眼光,亮银般的身段还有那修长的四腿,一举一动中无不彰显出一代新生狼王的霸气,为此,老猎人也常常不失时机的在同行面前炫耀一番,引来无数羡慕嫉妒的眼光。   午间很热,两头雪狼正依偎在猎人女儿的腿边打着盹,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林子里传来,那马蹄声显得是那么凌乱不堪,仿佛再跑几步就要跌倒似的,蹄声中还时不时夹杂着几声凌乱的枪响,猎人的女儿眼睛睁的好大,奋不顾身的向门口冲去…… 眼前的一幕使猎人的女儿当场就惊呆了,一匹满身是血的马正驼着老猎人飞奔着向石屋奔来,在他的身后,一群满眼“喷火”的狼紧追不舍,那马也受了重伤,肚子旁边一块跟脸盆大小的皮已被狼生生的扯去,血淋淋的肉丝倒挂在上面,鲜血正不停的从上面流下来,看见门口站着的女儿,猎人慌乱的挥舞着手,嚎叫着叫女儿赶紧回屋,就在猎人女儿还在发愣的时候,猎人已经到了门前,在马还没停下的那一刻,猎人已冲下了马背,踉踉伧伧地拉着女儿,一头扎进了石屋,就在他转身关门的那一刻,屋外传来了马的悲嘶,  猎人不敢回头看,他知道那将是怎样惨烈的一幕,猎人闫好门就急忙的冲向窗口,窗外的地上几只狼正拖着马的肠子在相互争夺,那马还没死,还不停的昂起头,看着这群无比凶残的家伙将自己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撕掉。  猎人的恐惧瞬间变成了怒火,他开始不停的向那群狼射击,一具具狼尸倒下,一阵阵哀嚎四起,地上已经有数具狼的尸体,就在这时,一声高亢的狼嚎,外面的狼便四面逃开,消失在不远处的林子里,猎人呼了口气,重重的坐在了地下,两头雪狼围了上来,不停的在猎人身上嗅着什么,显得格外的兴奋,渐渐的,这种兴奋开始转化成了烦躁,两只雪狼开始在石屋里跺来跺去,还不时的发出一两声狼嚎,而每次的嚎叫过后,都能引来林子里一声悠长的应和。   天渐渐地暗了,黄昏的暮色再一次将紫阳花染的通红,随着几声短促的狼嚎,外面又传来沥沥喇喇的动静,猎人急忙冲到窗口,可奇怪的是窗外连一只狼的影子都没有,狡猾的狼避开了猎人的窗口从两侧和后面渐渐包围了上来。。。。。  几只狼开始在墙角不停地刨挖,还有几只狼索性跳上了屋顶,猎人握枪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他双眼圆睁,不停的环视着四周,噗拉拉一声响,屋顶被狼刨开了一个洞,一只狼嘴申了进来,猎人果断的举手就是一枪,可并没有听到狼的哀嚎,稍稍静了一会,外面又开始传来刨挖的声音。  两只雪狼不停的跺来跺去,眼里开始喷射出陌生而又冰冷的目光,猎人的女儿早已瘫坐在床角,两手紧紧地抱着头,一动也不敢动。墙外刨挖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就在这时,墙被挖开了,一只灰狼跳了进来呲着牙向猎人扑去,猎人急忙举枪,可就在此时,两只雪狼毅然决然地向猎人扑了过去。  猎人瞪着绝望的双眼,强张着双手想要把两只雪狼推开,可他再也做不到了,他亲耳听到那尖利的牙齿,刺进肌肉,扯断喉咙,咬碎骨头的声音。猎人像一堵墙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又有几只灰狼冲了进来,直接扑向了猎人的女儿,就在灰狼的嘴即将咬上猎人女儿的喉咙的时候两只雪狼扑了过去,将几只灰狼重重的摔倒在地,灰狼嚎叫着夹住尾巴跑到了一边,  墙外又传来那悠长的嚎叫,石屋里的几只灰狼飞奔着从墙洞钻了出去,两只雪狼眷恋的在猎人女儿的脸上舔了几下后慢慢地走向了墙边的洞口。  清晨的阳光一如黄昏的暮色一样红,紫阳花依旧那么鲜艳,艳的滴血,艳的耀眼,远处的山岗上,三只洁白的身影欢跳着渐渐消失在晨晕之中,山下的林边,一个头发蓬松,手拿柳条的女孩隐隐约约地在念着歌谣,小孩子在家等妈妈。姐姐说别……害怕……狼狗子来了我打它……你也打……我也打……把它打成烂泥巴…… 共 483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阳痿的伤害是什么呢
昆明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云南有癫痫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